艺容变装小说-老婆的恶作剧 

2016-10-14 08:51 发布

变装小说 /[短篇小说]
8406 0 1
老婆的恶作剧

当我和玛丽安好的时候,她知道我喜欢穿着女人的衣服被羞辱。她喜欢我这样。

因此,我们很投契,一起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。一天晚上,我正准备接她下班,忽然想到如果她见到我,表情一定很好玩。

我画好了指甲,把自己化妆得像个贵妇。然後我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,把车停在一个黑黑的角落,继续我的准备工作。在我男式衣服下面是白色的蕾丝胸罩,华丽的白色丝缎内裤。我把自己挤进一个有鲸骨的束胸。我胸部的肉被推起来,形成迷人的乳沟。在胸罩的上面,我穿着白色的女士内衣。开车出来前,我已经穿好了长筒丝袜和4 寸高的细高跟鞋。我向四周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,我这才从车里出来,脱掉我的衬衣和短裤,穿上低胸的绉纱衬衣。衬衣的 口和袖口上都有漂亮的蕾丝。我刻意营造的乳沟一览无余。然後,我穿上长及小腿肚的蓝色印花丝裙。在脖子上系一条与裙子相配的丝巾,把草莓色的长发整理成更女性化的样式,戴上耳环和金色的镯子,一个美丽的女人诞生了!

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我朝玛丽安的公司开去。

变装出门总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,这次也不例外。我觉得自己很幸运:早些年来,我常常变装出门,但是从来没有被熟人发现过。最近这几年,我已经很少这样冒险了,除了万圣节和化妆舞会,以及屈指可数的几次在家门的溜达。因此,这次我才特别的兴奋,而且一想到玛丽安吃惊的神情,我更加激动了。穿着高跟鞋开车时麻烦了一点,但是风吹拂我头发和衣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。

不一会儿,我就到了玛丽安工作的地方。停好车,我等待着玛丽安的到来。心,扑通,扑通;(此处删去5 个字)

出乎意料的是,玛丽安和另一个女孩一起下班了!

她俩走向我的车,我惊得全身麻痹了。谢天谢地,我的车还没有熄火,我正打算逃之夭夭,却发现那一女孩跟玛丽安告别,然後走向她自己的车。就差一点点呀,虚惊一场!

玛丽安上了车,她的下巴都惊得要掉下来了。我还担心她会生气,因为如果被她的同事发现的话,她的脸就丢尽了。但是,她却笑了,说道:“迪姆,要是刚才我让凯丽上车的话,你一定爽翻了吧!哈哈!”

我们走回停车场,我们聊了一会。玛丽安见我穿女装,总是性欲高涨,我们就地解决。结束的时候,她给了我一个深吻,我们分享了我的精华。

我下车换衣服,玛丽安倚在我的座位上看着我。我脱下裙子,从窗口递给她。她满脸坏笑的看着我,说:“你知道楼下的2 号停车场吗?”

“当然”,我说。

“那麽,会见咯”,她驾车走了。

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这样!我告诉过她之前我变装出门被女性朋友发现和羞辱经历。她後来说,她曾经也那样对待过我,因此她也是我那些“甜蜜”回忆的一部分。

我就站在哪儿,全身都是白色的衣物。在黑暗的停车场里,我是多麽的显眼呀。虽然,商店都关门了,但是被警察发现也是死路一条,於是走向停车位两边的甬道。穿着4 寸的高跟鞋走路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为了让自己走得快点,我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,这让我更加女性化。

停车场没有多少车出入,但是也够我受的了。穿着女装这样招摇过市本来就够刺激了,现在可好,还没有了裙子!

我低着头,发现内衣的下摆皱了,也许是刚才脱裙子的时候弄皱的。我一边走一边把内衣的下摆抚平,自欺欺人的分散自己的被羞辱的感觉。

每一辆经过的汽车,都让我胆战心惊。车里有谁?他们看得出我在变装吗?他们怎样想我没有穿裙子吗?

他们会停下来吗?或则开回来看我?这个节骨眼上,我的小弟弟还蠢蠢欲动。我把他压回去,用双腿紧紧夹住。

过每一个转弯的时候,我都要看看周围又没有女人在看我,因为我没有拿钱包。不穿裙子或许不会引起注意,但是不带钱包的女人在真正的女性眼里却是大大可疑的。玛丽安这样做让我很是生气,但是我也喜欢这种被羞辱的快感。

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厅。我没有看到我的车,却发现原来餐厅和停车场不过隔了玻璃窗户。餐厅的生意兴隆,桌子全满了。通往停车场的路灯火通明。我知道,玛丽安就在那灯光的尽头。

显而易见,如果我直接走过去,餐厅里的客人可以看到我,但是,如果不这样的话,我就得从餐厅後面绕过去。可是,餐厅後面漆黑一团,虽知道会出什麽状况呢?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还算安全,但是出入的车辆还是可以看见我的。正当我焦虑万分,几乎崩溃之№,我看见玛丽安开着车从对面停车场出来了。她探出头来,四下张望,像是在考察地形。我急忙朝她走去,可是她满脸坏笑,向我招招手,然後慢慢的把车开到餐厅的前面。

“天哪!她不是要我从哪里上车吧?!”

她还嫌那样不够,直到把车停在餐厅大门前面,正好在满是顾客的大窗户前面。

迫不得已,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停车场走去。等我走到窗户前面,玛丽安按响了喇叭。我转头看窗户那边,一桌女的正注视着我,紧接着她们开始指指点点,然後哈哈大笑。我的脸和脖子腾的一下红,火辣辣的。

她见有人开始嘲笑我,她更加来劲了。我就要抓住车门的时候,玛丽安重新发动了车,慢慢的向前开。我不得不小跑起来。穿着高跟鞋的我,狼狈是可想而知的。我回头一看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。

一些10几岁的小姑娘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。一个男的,叼着烟,饶有趣味的看着我。

我往车里一看,门是锁着的,即使我抓住车门,也无济於事。於是,我停了下来。玛丽安也停了下来。

她回头看着我,哈哈大笑。

餐厅里面的女顾客都像疯了似的涌到窗前,想看看到底什麽如此有趣。我瞪着玛丽安,气得直跺脚,就像一个坏脾气的女孩一样。我已经彻底的被戏弄了。我走向汽车,当我抓到车门把守的时候,玛丽安又把车往前开了少许。我气得肺都要炸了!

突然,车开始往後退,从我身边经过,停在餐厅进门的台阶前。那个吸烟的男子就站在上,一边吸烟,一边哈哈大笑。玛丽安把车头有挪动了一下,让车头正对着我。忽然,车大灯亮了,耀眼的光芒把我笼罩。

她偏了偏头,示意我看窗户那边。我一看,大约有50多号人挤在窗前,看我当众出臭。

我无语了,转身就走,想逃离这尴尬的场面。喇叭响了一下,我回头一看,玛丽安从车窗里拿出一样东西,冲着我轻轻挥动。我定睛一看,拿不正是我的裙子嘛。

餐厅里的看客们似乎都明白了窗前正在发生着什麽。他们都从餐厅里涌出来,站到了路边。

我几乎要哭出来了,实在是没脸见人了。但是,我的小弟弟去兴奋得不行。我转过身去,希望女友大发慈悲,快点结束这场折磨。强忍已久的泪珠终於夺眶而出,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,但是我的小弟弟却没有一丝回缩的迹象!

这时,我听见汽车发动机停了,玛丽安离开车,走向餐厅的前门,手里拿着我的裙子。我想阻止她,但是高耸的小弟弟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我只有看着她走过去的份。

玛丽安把裙子搭在手臂上。她走进餐厅,走进那一堆看客中。我看到她把我的裙子给了一个妇女,我崩溃了。她站在那儿,和一些妇女说着什麽。那些人似乎很喜欢玛丽安说的,她们不时地大笑就说明了一切。最後,玛立案和她们似乎达成了什麽默契,然後玛丽安就转身离开了。她走门口,问那个吸烟的男的要了
一枝烟,然後笑着走向我。

“ 感觉如何呀?”

“你说呢?”我抱怨道,“你为什麽把裙子给她们了?”

“这样你就得自己去拿回来呀。”她装出一幅若无其事样子,说道。

“我绝不会去的。”我斩钉截铁的答道,“你嫌这还不够吗?”

“当然不够啦。”她回头向她刚结识的新朋友挥挥手,餐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。“其实,你很享受这一切的,对吧?”

我指了指我的下面,说:“我这样能去吗?”

“哈哈,没问题的。她们没有把你当女人呢……”

“什麽?!”

“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男人。你这个样子进去,不是正好嘛?”

“你都跟她们说了些什麽呀?”我几乎尖叫起来。

“不要紧张,”她说:“我跟她们说你打赌输了,现在你在受罚呢。”

“天哪,,你真这麽说了?”

“嗯。我还跟她们说,其实你潜意思里是喜欢被人羞辱的,所以呢,她们也不用急着把裙子还给你。”

“什麽!!!”

“她们似乎对这个主义很感兴趣。我帮她们想了几个招,但是我向她们还有自己的打算吧。所以呢,我们来做个交易,”说着,她看看了腕上的表,“你有2 分钟走进餐厅,否则我就把车开走,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。而且呢,你也进不了家门,因为钥匙在我这里。如果你想抢得话,餐厅楼梯上的那位先生不会不管的。”

“你为什麽要这样对我?”

“因为有趣呀,因为我做得越绝,你就会越兴奋,这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最大的性福呀,因为你今天几乎让我把脸丢光了。

刚说完,玛丽安就重新回到了车上,锁上了车门。餐厅那边,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,目光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。楼梯上的那个家伙用地一枝烟点燃了另一枝烟,然後把第一支烟弹了出去。他微笑地看着我。

我回头看看玛丽安,她指了指手表,说:“1 分钟过去了哟。”

我就呆呆得站在那儿,身体像 住了似的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整我。

更可气的是,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在窗子後面挥舞着我的裙子,引来一阵哄笑。

“30秒”玛丽安数到。

我总不能穿成这样走回去吧。这里离家足有10英里。且不说我的脚是否受得了,就是到家了,总要有人给我开门吧,我的钥匙在玛丽安哪里呢。谁来给我开门呢?妈妈还是我妹妹?!

“15秒,”汽车被发动了。

“天哪!我是别无选择了。”

於是,我振作精神向餐厅走去。当我走近台阶的时候,那个叼着烟的家伙说道:“甜心,祝你好运……”

我快步越过了他,上了台阶,来到大门前,深吸一口气,然後走了进去。

餐厅的服务员默默的注视着,窃窃私语。我大步的往前走,勉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。

一个服务员叫道:“嗨,甜心,你的屁股露出来了。”整个餐厅都快笑翻了,而我的脸和脖子成了猪肝色。

我穿过人群,径直走向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。

我走到了那个妇女桌前。她大约快40了,保养得很好,长得也不错。我的裙子就在她的腋下夹着。她上下打量我,然後说道:“亲爱的,我好喜欢你内衣上的味道。”全场再次哄笑。

等笑声过去了,那个妇女笑着说:“有什麽可以帮你的吗?宝贝。”

我尽力放松我的喉咙,但是我的声音还是颤的厉害,大家又笑了。勉强从绷紧的喉咙了挤出一句话:“我想要回我裙子。”

“哪有你这样要东西的?”她说,“你应该先行屈膝礼,然後说我可以……吗”

哄笑声再次充斥了餐厅。

我只得弯曲膝盖,尽量优美的行了一个屈膝礼,然後说:“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?”笑声更大了。

那个妇女示意大家安静,然後说:“你做得还是不够好。这样吧,你做什麽让我高兴的事情,然後我再还给你裙子。”

透过窗户,我可以看见玛丽安,她正坐在车的前盖上,边看边笑。

“你要我做什麽呢?”我问道。

“你忘了行屈膝礼哟!”

周围的人又忍俊不禁了。

我行过屈膝礼,重复道:“你要我做什麽呢?”

她装作思考的样子,其实很显然,她早就想好了。“把你的罩衫脱了,让我们看看你那件漂亮的连体内衣。”

“请不要这样。”我哀求道。

“屈膝礼!”她提醒。

我照做了。

“你想要回裙子,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她给我使了个脸色,我会意的行了屈膝礼,然後重复了我的回答。

“那你最好听我的话。”

周围的偷笑和耳语渐渐大了起来。窗外,玛丽安已经笑得不行了。

慢慢的,我解开了罩衫的纽扣,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椅背上。偷笑和耳语不绝於耳。那个中年妇女又给我使了个脸色,我很自觉地行了屈膝礼。餐厅空调吹出来的风没有丝毫的凉意,我全身的皮肤就像着了火似的——滚烫滚烫。只有眼角凉凉的……

中年妇女不为所动,继续说道:“现在,把连体内衣脱了吧。”

我看着她,饱含泪水的眼睛充满了乞求,但是我知道没有用的。於是,我行了屈膝礼,脱下了连体内衣,把它搭在罩衫上面。“”瞧这内裤!这麽可爱呀,你真是一个狐狸精,不是吗?“观众发出一片狼嚎。

“还有束腹!”不知谁说道:“噢,一定很不舒服吧。”

“这算什麽不舒服”,那个中年妇人说:“把你的内裤和裤袜往前拉拉。拉开一点就好了。

让我们看看你哪里有东西没有。“这句话刚一出口,餐厅里已闹成一团了。我的脸色,可想而知——红得发紫!

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礼,把内裤和裤袜往前拉开身体几寸。中年妇人往里面看看,然後失望的摇摇头说:“怎麽这麽一点点呀!”全场乱成一团。邻桌的两个小女孩为了看清楚一点,几乎从椅子上摔下来。其中一个,因为笑得过猛,已经喘不过气来了。

当骚乱的人群平静一点的时候,中年妇女说话了:“嗯……或许我们可以帮你让它长大一点。让我想想,怎麽办呢……”她向四周看了看,然後假装灵机一动的样子,说:“我知道了——水!”

我惊出一身冷汗。

“那麽谁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呢?”中年妇女向众人问道。

一个叫贝基的妇女说她愿意。她似乎很激动,但是还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,拿起一杯水,把水浇到了我的裤袜里面。水立刻从裤袜里流了出来,顺着我的腿淌到了地上。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,知道我因为不舒服而发出几声喉音,他们又笑了。“北极帮了你这麽大的忙,你怎麽写她呀?”

“谢谢。”行过屈膝礼,我说道。围观的人几乎是在怪笑了。

“让我看看,嗯……好像作用不是很明显哦。谁还愿意帮忙呢?珍妮,你怎麽样?”

“乐意之至,安。”原来那个中年妇女叫安

珍妮拉开我的裤袜,有一杯水浇了进去。

安对我一使眼色,我心 神会的行屈膝礼,对珍妮表示感谢。

安察看了一下:“不行,还是没有进展。”说着,她把杯子里的水倒了进去。

习惯性,行屈膝礼,表示感谢。

“如果你把它淹在水里,它是永远也长不大的。”

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人群中笑声不断。我真想找个地洞钻呀。

“嗯……那麽,我们现在怎麽办呢?”

安说:“我有主意。我们喂它好了。多些营养会有帮助的。”

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进来。“我想它还是饿。”安说。贝基站起来,把一盘意大利面条以及那些红色的酱也到了进来。

“还是不行。”贝基说。

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女孩,拿着一叠薄 和配套的果汁走过来。安示意她继续。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刮进我的腹股沟。

“你还挺受欢迎的。你看,这麽多人愿意帮你。”安说,“让我看看,嗯,有点气色了。”

“现在,一般的营养是不够了。我看看多来点蛋白质吧。”贝基说。

“好主意”,安接着说道,“服务生,给我来一些生鸡蛋,谢谢。”

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。大家都很期待接着会发生什麽。玛丽安曾经也用过鸡蛋对付我,那次真是把我整惨了。

我开始觉得我的下面开始有反应了。

几分钟以後,服务生拿着一打鸡蛋回来了。

“转过身。”安说。我缓缓的转过身去。大约有30多个人在围观。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。至於男人们,後来玛丽安告诉我说,他们早就走开了,因为他们觉得我给男人蒙羞。

一个鸡蛋从背後打进了我的裤袜里。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。接着,又是一个。难受的感觉让我轻轻低呼。“他挺喜欢这样,那麽不要停。”安说。贝基迅速的打了两个进去。蛋黄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着。

我的下体黏糊糊的一大片。

接着,蛋黄和蛋青从我头上流了下来,流进我的胸罩。又是一个。

“你们看,它大起来了。哈哈。”人群一阵欢呼。

是的,它真的挺起来了,可我已经麻木了。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。

我机械的行过屈膝礼,问道:“请问,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?”

安居然显出一脸无辜的神情:“我没有拿呀。”然後,她望向窗外。我也跟往外看。

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麽时候开了一点。窗外,玛丽已经坐在车里,手上舞动
着一件白色的东西——我的裙子!

在人们的哄笑中,我开始艰难的走出餐厅。

走出餐厅的回程一点都不轻松,我心里总是惴惴的,老觉得她们不会这麽轻易的放过我。

幸运的是,什麽都有发生,除了一队结束用餐的女初中生从餐厅里排着队从我身边经过。

无论她们是嘲笑也好,尖叫也好,说一些阴损的话也好,我都已经无动於衷。羞耻?我已经“恬不知耻”了。

走到车前,玛丽安熄了火,手从车里出来,把钥匙递给我,说:“给你。你自己拿着,如果你不信我的话。”

我接过钥匙,把身子探进车,点火,发动车子。然後,我抽身出来。

玛丽安把身子探出来,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蛋液,激烈的吻我。而我则在把已经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脱掉。束胸,连体衣,胸罩,裤袜,内裤,高跟鞋,脖子上的丝巾。“丰盛的”营养餐撒了一地。

玛丽安用一块毛巾垫好後座,然後我坐了进去。车向海滩开去……

“你长教训了?”她微笑着问我,还给我一个轻轻的吻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

“下会我变装接你,我会穿件长外套的,那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。”

“是嘛?我会成全你的,你这个小妖精。”她说。


B Color Smilies
联系
我们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