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距史蒂夫来这儿只有短短的一星期时间,詹妮努力去把我这从一个当了十八年男人的人“变成”一个女孩子。这对我真是一种折磨,我唯一的安慰是一当史蒂夫来过之后,这一切都将结束,我只是希望我的付出能使詹妮快乐。 ...
    2017-3-27
    3530 0 0
  • 第二天,我面色沉重地躺在沙发上,詹妮就要来对我进行“女性化”,但我并不喜欢那样。约翰出门去参加他不常有的短期表演了,我和詹妮可以享用整个公寓。 我感到悲伤,詹妮一定是迷糊了。咋晚我研究了镜子中的我,结 ...
    2017-3-27
    3893 0 0
  • 我叫戴尔·西蒙斯,大学生。实际上是刚刚中学毕业后离开妈妈。才有了自己的住处刚两个月。 我至今仍无法相信这一切——再也不受中学时的种种条条框框制约,天天自由自在,如同生活在梦中王国。 站在窗口眺望校园— ...
    2017-3-27
    7523 0 0
  • 情况与最初的旅程不同了。主要的差别在于我们现在穿了新衣服,并且每人还有一套换的。缺点是所有我们的新衣服毫无疑问都是女式的。不仅我从头到脚穿着女孩衣服……而且我看起来像个女孩……一个漂亮的女孩!   早 ...
    2017-3-26
    3270 0 0
  • 等我们吃好,斯派德夫妇想让我们告诉他们等母亲回来後,我们打算在哪儿生活。但每次我们都礼貌地避而不答。看到我们不愿透露我们的计划,他们坚持说,因为我们的衣服实在太旧了,我们至少应该允许他们为我们买几件新 ...
    2017-3-26
    3124 0 0
  • 那天我们仅仅走了8英里。噢,我本来是打算走多一点的。但是我们遇上了……米斯提克海港。对任何爱海的人来说,那里就是天堂!传统建筑与出没在其中的轮船交相辉映。它是海港,又是博物馆。因为买不起门票,我们只能站 ...
    2017-3-26
    3186 0 0
  • 第一次打工黎明前我唤醒了妹妹出发了。一路上我们小心地防着员警。直到我们穿过边境进入康涅狄格州才放下心来。我们贪婪地吃光了最後的一点食物。如果再找不到方法挣钱,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:做贼或把自己交给 ...
    2017-3-26
    3280 0 0
  • 太阳出来了,刺眼的光线弄醒了我。我叫醒了妹妹,告诉她们妈妈到海上去了。我含含糊糊地告诉她们妈妈是到一艘渔船上去当厨师,按照妈妈的吩咐我们要住到外婆那里去。我很严肃地告诫她们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没有大 ...
    2017-3-26
    3434 0 0
  • 我的母亲是个爱海的女招待。我们全家生活在查塔姆外科德角的东南边。两个双胞胎妹妹和我都继承了母亲对海的锺爱。   从我记事时开始,家里从来就没有什麽余钱。家俱都是从旧货摊上捡回来的,上麦当劳吃一顿简直就 ...
    2017-3-26
    4817 0 0
  • 在厨房里,我碰到了爸爸﹕“玛丽!” “什么?”我转过身面对他,他看见我穿了件比基尼,他的嘴动了动闭上了,眼睛又一次咪了起来。 “去,穿上规矩些的衣服。” “是的,先生。” 我套了件套衫,穿上短裤, ...
    2017-3-26
    6912 0 0
  • 这不是性别问题,而是我以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如何看待自己,一当我拥有了乳房,我感到我喜欢她们,她们使我的心理起了变化。……后来,当我穿上了那条神奇的内裤,事情就变得明朗化了,……我意识到女人有著 ...
    2017-3-26
    5151 0 0
  • 一整天我都在试穿我的衣服,试各种各样的化妆,直到我知道什么该配什么。……我已经可以自己化妆的相当好了!……晚餐时爸爸还是没说什么,我回到我的卧室去玩我的电脑。……看上去这个转变也没那么糟,我要做的纸是 ...
    2017-3-26
    3153 0 0
  • 你一定认为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惩罚你的行为,但你错了,玛丽!实际上是因为你的父亲,……他正面临著一项非常重要的合并案,换言之,他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非常需要一个女儿,因为与他商谈合并案的那个人有一个如你一般 ...
    2017-3-26
    5901 0 0
  • 那衣服又大,又重,直径足有五英尺,嫩绿色的裙裾,沿著裙撑垂向地面,更糟的是哪紧紧箍著我腰部的束腰,把我原本有27英寸的腰束成22英寸,形成一条完全女性化的腰部曲线,同时把我的腰腹部的赘肉挤向胸前,构成一条 ...
    2017-3-26
    7602 0 0
  • 最终促使我离开歌舞厅的是在那年的农历春节前:   小莉在服装店的店伙计生涯随著服装店的到闭也结束了,我们计划著回乡去创业——广州永远也不会属于我们。……经和小莉多次商讨我们决定也回乡开一家歌舞厅,因为 ...
    2017-3-26
    4152 0 0
  • 第二天,吃过午饭,小莉就拉我上街,自从在歌舞厅上班以后,我很少和小莉一起上街,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是晚上上班,回到家已经非常晚,第二天上午几乎要休息一上午,下午又要淮备晚上上班,我不是个天生的女人,准备的 ...
    2017-3-26
    3025 0 0
  • 我坐在江南小城的家中装修一新的卧室里,看著牆上挂著的我和小莉的结婚照片,思绪万千。   牆上的照片对我有持殊意义,与一般结婚照不同的是,照片上的两个都是新娘!……确切地说:是两个人都穿著洁白的婚纱。 ...
    2017-3-26
    3219 0 0
  • 在歌舞厅干的时间长了,耳儒目染,舞姐的一套功夫我也学得有七分像,我的心理也起了一点微妙的变化:当我穿上女装,我感到我自己就是个女人,说话走路自然就会进入一种女性状态。……说起话来爹声爹气(男人大多喜欢 ...
    2017-3-26
    3060 0 0
  • 第二天6:30我又来到歌舞厅上班,小可算是我唯一的熟人了,她好像有点感谢我昨天没和她抢生意,很愉快地向我传授一些经验:什麽三接三不接啦、怎麽对付发春的男人啦等等,这些都是我第一次听到,颇有些新鲜感,虽然 ...
    2017-3-26
    2675 0 0
  • 领班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人很漂亮,头髮向上盘著,穿著职业套装,显得很精干。他对我说:“我们这儿每天是100元,小费就看你自己的啦。客人满意的话是很大方的。人勤点,嘴甜点。”我点了点头,但心里并不知道该怎 ...
    2017-3-26
    4178 0 0
联系
我们
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