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那衣服又大,又重,直径足有五英尺,嫩绿色的裙裾,沿著裙撑垂向地面,更糟的是哪紧紧箍著我腰部的束腰,把我原本有27英寸的腰束成22英寸,形成一条完全女性化的腰部曲线,同时把我的腰腹部的赘肉挤向胸前,构成一条 ...
    2017-3-26
    11352 0 -4
  • 看微笑这麽关心自己的事情,岳林心裡还是很高兴的。因为两人见面的是上课时间,花园有比较僻静,周围没人,所以岳林也不扭捏,调整了下气息,神情一变,就发出了自己选中的那个音。 “啊。” 声音不长不短 ...
    2017-4-5
    3234 0 -1
  • 下午四点多了,天气的炎热虽然已经消减一些了,但阳光还是那么灼人,刚入秋的天气真的是“秋老虎”,还是热得那么厉害!只有一阵微风拂面,才会给人带来一点儿凉爽的感觉。 远处缓缓驶来了一辆漂亮的红色轿车,慢慢 ...
    2017-3-31
    18418 0 4
  • 2016-9-11
    5626 11 4
  • 2016-9-12
    15026 55 17
  • 第二天早晨,老婆早早起了床,做好早饭后,亲了我一下说:“好了,别生气啦,起来吃饭吧。”我没应声,他又说:“快起来吧,这件事算我做错了还不行吗?你要是实在想继续上班工作,吃完饭自己出去找找看,有合适的工 ...
    2017-3-31
    19774 0 1
  • 第二天早晨,老婆很早就起床了,做好早饭,吃完,要去上班了,我还躺在床上。她俯身吻了我一下说:“好了,别生气,就当我昨晚什么也没有说。饭菜在锅里,早点儿起来吃饭吧。”我“嗯”了一声,躺在床上依然没动,暗 ...
    2017-3-31
    16374 0 5
  • 回复 就能看了吗?
    2020-2-8
    202 0 0
  •  李得胜随刘涛坐760Li在前,大头和黄毛坐A6在后,两车一前一后向市郊驶去。[/backcolor]   李得胜不动声色,闲聊间相询:“怎么?尾哥的场子在燕南区?”[/backcolor]   刘涛笑着:“安全,安全,一切为了安 ...
    2017-3-19
    5145 0 1
  • 床头的闹表响起一阵悦耳的铃声,把我从睡梦中唤醒,睁开惺忪的睡眼,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,趿上chuang下的女式拖鞋,松开头上的发髻,散开扎起来的头发,任由长长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垂到肩头。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,一 ...
    2017-3-18
    8518 0 -1
  • 那家伙一双色眼紧盯着我雪白晶莹、高挑苗条的裸体,几乎要喷出火来,大张的嘴巴里差点流下口水。他淫笑着向我逼过来,“那两个混蛋死到哪去了!”我心里咒骂着郭天强和张伟明。“现在只能靠自己了!”我在心里给自 ...
    2017-3-18
    39692 0 1
  • 斐晔冬一冲进厕所,苏杏璎也劈哩啪啦的忙着把闲杂物品,往床下及柜子里胡乱的塞、拚命的藏,小小的空间里,所有家具都是摆在地上,一个衣柜、一张折迭床、一个床头柜、一个迷你冰箱、一张四方矮桌、三两个椅垫,这些 ...
    2017-3-21
    4490 0 -1
  • 2016-9-16
    4149 4 0
  •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,眼睛被刺激得有些生疼。   薛薇薇看了看表,已经八点了,还是这样,每次约会都要自己等,原本不是应该男生等女生的吗?   秋天的夜晚有些许的寒冷,薛薇薇捂进了衣领,继续朝着 ...
    2017-3-20
    20996 2 5
  • 系好鞋带,岳林起身从书桌格子中拿下了洗髮水,照直走到中间的盥洗池旁。先放水将盥洗池刷洗了两遍,才调好了温水,开始蓄起水来。趁这个间隙,他将旁边的衣钩上的毛巾拿过来放进了水中。这时水已经蓄了不少,他弯腰 ...
    2017-4-5
    14509 0 1
  • 刘音换下了录像带,放好后就给我松绑,唉!她多聪明,这些动作明确地告诉你有短处被掌握着,别想不听话。可她嘴上就是不说,还软绵绵地筹合你:穿好红内裤(这是她的)、花保暖内衣、连裤袜、九分裤、米黄色羊绒衫、女长裤、 ...
    2018-10-26
    17882 6 0
  •   正当李雪深陷在沉思之中,卧室外忽然响起了悦耳的门铃声“一定又是物业,天天收不完的费!”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对着落地长镜看了看身上,这才从卧房走出来开门边走边问:“谁呀?”“请问李学东是住在这里吗? ...
    2017-3-20
    6263 0 2
  • 大学毕业,在女友的帮助下我在省城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,当年的国庆节,我们就结了婚。这时我才二十三岁(虚岁),我爱人比我大两岁,二十五岁,也许有人会觉得我结婚是不是急了点,刚毕业还没喘口气就结婚?其 ...
    2017-3-31
    23840 0 1
  • 跑进房间,听到卧室里的手机铃声戛然而止“会是谁呢?”林若岚走进卧室,拿起手机一看,屏幕上显示有二十几个未接电话,全是司徒剑打来的“他怎么会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,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”林若岚的心一跳,正想给 ...
    2017-3-20
    8273 0 1
联系
我们
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